•    
  • 出版社 /格林文化

    出版日期 /1999-02

    ISBN /9577452035

    迷宮般的城市,讓人習慣看相同的景物,走相同的路線,到相同的目的地;習慣讓人的生活不再變化。習慣讓人有種莫名的安全感,卻又有種莫名的寂寞。
    而你永遠不知道,你的習慣會讓你錯過什麼。

    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,一個發生在城市-只可能發生在城市的、關於追尋的故事。
    幾米以一種淡淡的、幽默的筆調緩緩述說,在故事情節與畫面中製造城市生活的各種「巧合」,讓人在閱讀時感到既熟悉又驚訝...
       
     
    《向左走 向右走》預覽:  
    No.1 No.2
    她住在城市郊區的一棟舊公寓大樓裡,
    每次出門,不管去哪裡,總是習慣性的先向左走。
    他住在城市郊區的一棟舊公寓大樓裡,
    每次出門,不管去哪裡,總是習慣性的先向右走。
       
       
     
    No.3
     
    12月22日 太陽微微露臉,濃密的烏雲仍堆擠在山頭。
     






    於是,有一天,
    他們在公園裡的噴水池前相遇了
     

     
    《向左走 向右走》書評:
    簡單到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到處存在 - 關於幾米的繪本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

    每當與人談論到幾米的繪本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,總會想起去年冬天的那個午後,在幾米家的地板上,攤滿可能與這個故事有關的畫面,都是些安靜怡人、設色一半的線頭。而所謂故事,總在一個起頭之後,便可以有各式各樣的發展,端看玩的興致把畫筆帶到哪裡去。彼時,用圖說故事的人興奮著,說他還不知道……。
    結果,是一個很簡單的愛情故事,簡單到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到處存在。
    無知覺中不斷的錯過,大量的「就這樣錯過」,以及如果「兩個人就在一起了」之後的無從考查的其他錯過;快樂與悲傷,措手不及,埋伏於期間,以各種孤寂心情的畫面,一路打底,只是在描繪人生變換無常的一種,感覺。愛情,充滿可能,百求不可得,瞬間光臨,旋而散逸,繼續充滿可能。就只是這樣。表面上如此。

    四十歲的幾米老男孩,凝視雪地理摧折的巴士站牌,還不知道誰來搭車,正沉吟,一抬頭巴士已上路遠去……四年前他躺在榮總病床上,給幾個關心他的朋友看,看他全身痛,痛得一直掉淚,像四歲的小孩那樣無助……他結婚了,愛情很強壯,捍衛生命尚存的一絲願望。人生的「結局」隨時要揭曉,他才發現,在伊愛的臂膀裡,還有許多許多事想要一起做。

    就要比四十歲更老一點的幾米老男孩,將會離那一直掉淚的年份再遠一點。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遠了……。但他無論如何會記得,每年的最後,總是-又要過年了,遠遠看去,大家都很歡樂的樣子,無法仔細聽清楚他們各自在樂些什麼,總之就有這樣一大片籠統的歡樂。孤獨與傷痛,被不必然與自己相關卻又可以加入打混打混的氣氛,delete掉,但又不是真的那樣。

    春天來了,植物發芽,是真的。總之,天氣又晴朗了。一個向左走、一個向右走的那兩個人,後來走到哪一個命運裡去了?「不知道耶。」我彷彿聽見。是幾米說的嗎?不知道。有些人說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不如《微笑的魚》有趣,也些人回家重拾《森林裡的秘密》,把腳伸進大兔子毛茸茸的腿肚內,滿足地搖頭不語。在病床上複雜地體會過命運的人,走下病床後,不想回頭,只是全新全意要畫一個簡單的愛情故事。首先,他感動了自己。直到最近才發現別人說這種愛情故事太平凡。

    「喂,覺得寂寞了吧……」我本來要問。

    後來沉默了。我彷彿看見好長好長的巴士車廂裡,沒有盡頭的枯樹與落葉,微笑的老男孩趴在我們看不到的車頂上,三年前因癌化療而掉光的毛髮都長回來了,女兒也從他的胳肢窩長出來,一直愛著他的那個女人盤腿坐在他身邊看他獻給她的書,而風正張大耳朵聽嘆息的回音,-來自森林、下雨的城市和魚的眼睛;聽聽也就走了,順勢吹走一個平凡的愛情。

    風就是如此簡單,像平凡的愛情,到處存在,一不小心就擁有;神不知鬼不覺,在我們的背後,留下許多美好的畫面。

    文 / 陳斐雯
    原載 / 1999.5.4自由時報副刊


    愛情,沒有盡頭

    柏拉圖講過的神話:創世之初,人類本來是男女合體,情感自足圓融,被神祇切開並分別男女後,才開始有情愛的苦惱。成人故事畫冊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刻畫的就是每個都會男女都有的深情、寂寞、對愛情滿懷憧憬的一面。

    一對都會男女在一座集合全世界城市印象的大都市裡邂逅、相戀、失散、尋覓,留下無數次美麗的擦身而過,鋪陳為一場只有開始而沒有結束的愛情。

    幾米用畫筆寫詩,用清麗的彩色與線條吟詠人性對愛情永恆的渴望,也寫命運的弔詭,永遠處於追尋狀態的愛才是最美的,當結果出現,你就巴不得追尋的過程繼續延長。這是每個戀愛過的都該一讀的書,它讓你重拾初戀階段最美好的記憶。

    文 / 夏蟬
    原載 / 1999.2.25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之新書介紹